一兜糖 > 文章 > 在東郊椰林的海邊,與身體里的那個野孩子貼身肉搏(家庭日記vlog18:看海)

在東郊椰林的海邊,與身體里的那個野孩子貼身肉搏(家庭日記vlog18:看海)

推薦人:萌石頭生活博物館 最后更新于 2019-07-16

標簽: 其他

家庭日記vlog:看海






現在已經是夜里一點多了,窗外的月光透過和紙滲進屋來,芽芽在自己的小床上睡得沉穩。我躺在地鋪上,感到兩只手臂愈發沉重麻木,像灌了鉛一樣幾乎抬不起來,又像被捆扎了很久很久快要失去知覺。眼瞼、雙頰直到頸部,腫脹、溽熱、瘙癢。

 

我知道這是兩股力量正在我的身體里較量。輾轉反側,睡意全無,索性起身,打開和室的燈,艱難地記錄下這可貴的體驗吧。

 

 

 

很早就定下了海南的行程,芽芽想念她在海邊的好朋友,谷子要去看看靜還在肚子里的孩子。

 

出發前大約三天吧,想到要離開一周多時間,趕緊再去做一次漆,修補的碗碟瓶盞還要繼續打磨,倒膜的碗蓋還要補灰,還有兩塊大漆板等著髹涂……不知不覺就從中午一直做到傍晚。

 

5d213bddec2ed.jpg


出發前一天,左手的手腕、手肘還有拇指的關節,突然一起冒出三粒綠豆大小的紅疹子。這種情況以前也試過,畢竟做漆已經有三個多月了,每次都是一兩個蚊子包大小的紅疹,第二天就消失了。我沒有太在意。

 

這么就出發了。

 

 

 

靜一家在文昌東郊海邊的椰林里,蓋有一個房子,家族都住在一起。

 

那片海還是像三年前一樣,清冷、干凈、靜謐,潮起潮落,都是慢慢悠悠的。

 

年前村里挖了一條聯通大海的水溝,溝里洄游了很多魚。傍晚時分,武哥跟幾個兄弟在屋前的蓮霧樹下整理漁網,然后帶著我們去溝里抓魚。孩子們自然是歡呼雀躍,汲著拖鞋,在水溝兩岸追逐嬉鬧。

 

5d213bdeec3f5.jpg

5d213bdfeb4f5.jpg

5d213be0e0b59.jpg

5d213be1b6f52.jpg

5d213be2c3513.jpg

5d213be3b3a2e.jpg


沿著水溝兩邊的堤壩,呈之字形布網,從手邊拾起一根長長的茅桿,從水溝的一頭一路撲打水面走過來。

 

不消半刻,只見水面四處奔突,水花四濺,偶爾還有一兩條魚兒躍出水面。之字形的漁網開始震動,水面漾起層層的漣漪,一圈圈泛開、交錯、重疊。

 

武哥和他的兄弟們提起沙白的漁網,只見網上已經掛了好多魚。漁網有三層,中間那層網眼較小,前后兩層網眼較大。只有巴掌左右大小的魚才會被抓來食用,那些更小一些的魚兒,哪怕一同掛在網上,也會被重新放歸大海。

 

5d213be4abf4b.jpg

5d213be5ce351.jpg

5d213be6cf283.jpg


晚飯就是一頓用鋪前的糟粕醋打底的海福壽魚火鍋。鋪前是文昌的一個鎮,那里出產一種用大蒜、辣椒以及發酵的糧食做成的醋,當地人叫做“糟粕醋”,咸酸辣鮮,搭配海里的物產最是鮮美。

 

乘著月光樹影,我們在屋門前吃得暢快淋漓。

 

5d213be7a4bda.jpg

 

 

第二天早晨,洗漱的時候,我發現出發前左手上的三粒紅疹子不僅沒有消失,還變大變紅了,有點癢,一陣撓之后竟然腫起來了,不一會兒紅疹中間出現了一個半透明的小水泡,接著周圍陸續起了一些紅疹子。不敢再撓。

 

今天我們要去大海邊了。早晨的海灘,目及之處,一個人都沒有,只有遠處的銅鼓嶺岸然靜默,層層翻涌的白浪,沙灘水面交接的地帶,如鏡面一樣,倒影著天空,了無痕跡。

 

5d213be8833e7.jpg

5d213be962c18.jpg

5d213bea3b4c9.jpg


芽芽和澄澄,就像兩只菜粉蝶,一前一后,一左一右,在海邊撲騰翻飛。一個海浪退下去,芽芽就蹬蹬蹬地追進海里,一個海浪涌上來,芽芽嚇得驚叫著轉身往岸上跑,只留下一串長長的笑聲和腳印在沙灘上。

 

5d213beb07aa8.jpg

5d213bebcb7be.jpg

5d213becb9bac.jpg

5d213bed8a431.jpg

5d213beea3074.jpg

5d213befb75d9.jpg

5d213bf0e182e.jpg


我與靜,跟在兩個孩子后面,沿著海灘并排走著。靜輕輕撫摸著隆起的肚子,到年底,她就要迎來生命中的第二個孩子了。

 

5d213bf2116b1.jpg

5d213bf2bd1dc.jpg

5d213bf386579.jpg

5d213bf46397a.jpg5d213bf52cf51.jpg

 

 

午后的一頓老爸茶過后,我們又來到了海邊。傍晚日光已經落到海平面附近,斜斜地漫掃著海水、沙灘和礁石,沙灘變得溫熱、細膩、酥松,大海似乎想要把人擁入懷中。芽芽和澄澄,在礁石懷抱的淺灘里漂浮,讓一陣陣清涼的海浪一次次地把她們推上岸邊。

 

5d213bf5f0804.jpg

5d213bf6ba5bf.jpg


回到院子的時候,星星已經全部出來了。海風拂過,是九里香那極具穿透力的香氣,彌漫著前屋后院。洗過澡,吃著清補涼,在蓮霧樹下,我和靜,一人一個吊床,晃晃悠悠地開始說著話。

 

“剛開始懷這第二個孩子真是吃了不少苦啊,吃不下,睡不著,一個月下來體重不僅沒增,反而輕了八斤。”“這樣啊,是年紀大了的緣故吧。不過現在已經好起來了,不是嗎?”“嗯,懷澄澄時沒有經歷過的事情,這次全部都體驗了,呵呵。”“這個孩子雖然在肚子里鬧騰,說不定出來是個乖小子呢。澄澄在肚子里安靜,出來是個機靈鬼。”“都說兩個孩子,一個鬧一個靜,我就怕這第二個出來之后,才發現澄澄才是安靜的那個,那就真是悲慘了,哈哈哈!”哈哈哈……

 

正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,突然一股尖銳的瘙癢從指縫間涌上來,接著是第二股第三股,然后像潛埋的伏線被引燃了一樣,整個左手從手指到手臂,奇癢難耐,像被萬千螞蟻啃噬。我下意識地拼命甩動雙手,可是越是甩動,就越癢,還有點脹痛發熱。

 

我趕緊進屋拉燈一看,這可不得了,起先的紅疹子已經蔓延開來,連成一片一片的了,皮膚開始紅腫。更可怕的是,從小指到食指,在紅腫的疹子上,每個指縫都布滿了細細密密的小水皰。左手的手臂上,原來的一小片小紅疹變成了比巴掌還大,上面也布滿了細細密密的小水皰。

 

我這時才意識到,漆性皮炎真的發作了。

 

 

 

第三天沒敢外出,待在家里休整。

 

想起了肖山說的,到海南可找尋一下那種比大王椰子樹的花苞更小巧更厚實的苞葉,用來髹漆可做成一些實用性更強的盛碟。

 

抬頭一看,可不就是這東郊的椰樹嗎!海南椰子半文昌,文昌椰子半東郊。武哥聽說了谷子的意圖后,回到家里,二話不說,找來一把厚重的老鐵刀,別在腰間,蹭蹭蹭地就上樹了。

 

5d213bf78692f.jpg


“還沒開苞的叫做椰子劍,剛開苞的叫做椰子筍,全開的叫做椰子船。”武哥的母親告訴谷子。一樣砍了一棵下來,這可真重啊!可不是嗎,里頭全是還沒開花的椰子花穗。“這里可就是椰子樹的全部孩子啊!要是開花結果,少說也得有幾十個椰子吧。”“那這樣做也太可惜了吧?”“沒事,自家的,連花穗一起,這樣寄回廣州苞葉才不會變形。”武哥呵呵笑著說。

 

5d213bf8ccc30.jpg

5d213bf9909d9.jpg

5d213bfa6a2df.jpg

5d213bfb5bc73.jpg

5d213bfc464c5.jpg

5d213bfd089e5.jpg

5d213bfdcac00.jpg


開花的椰子花穗有一種奇特的清新的甜香,這立刻招來了拇指大小的林蟻,順著花穗爬到我的手臂上。這才注意到雙臂上紅疹上密布的小水皰已經吹彈即破了,啪啪啪地一捋,水皰破裂。可過不了一會兒,又變得脹鼓鼓的了。

 

最難受的還不是手臂,而是那指縫間的紅疹和水皰,一捋過去,水皰破了,可隨即周邊的皮膚浮腫起來,里面像灌了一層乳膠,變成一片片乳白色的腫塊,把骨頭跟皮膚分隔開來。我這才知道什么叫做十指連心,這手指縫傳來的癢啊,真是一種從未體驗過也無法用言語形容的,鉆心透骨的癢。

 

不敢再撓了,把芽芽預防痱子的爐甘石涂上,冰冰涼涼的,暫時緩解一下。

 

 

 

后面的幾天,每天從起床開始直到晚上睡覺,做任何事情的間隙,我就在紅疹水皰上涂爐甘石,涂了干,干了又涂。癢起來就對著吹氣,用指腹輕輕地揉撫。連芽芽都會說,“媽媽一整天都在玩手指”。

 

這手指玩著玩著,倒是漸漸產生一種奇妙的感覺了:手上的皮膚變得非常敏感又非常遲鈍。我被這種矛盾又奇幻的知覺體驗給迷住了,怎么會這樣呢?

 

手指還是越來越腫,粗了一圈,就像一根根紅香腸,指關節已經很難彎曲了。芽芽只能自己扎頭發。

 

到了第五天,從腮幫子開始,向下蔓延至脖子,向上延伸至臉頰,也開始出現紅疹子,先是一粒粒,然后連成一片片。臉頸部位的紅疹情況有點不同,最初只是皮膚稍微有點泛紅,接著是劇烈的癢,馬上就伴隨著發燒腫脹起來。

 

到了第六天,連眼皮眼瞼也開始紅腫了。

 

 

 

就這樣,我頂著一個豬頭一樣的紅腫的臉,提著兩把香腸樣兒的手指,回到了廣州。

 

雖然心里清楚漆性皮炎遲早會來,也知道它遲早會自愈,還是沒有忍住去醫院掛了急診。“是做漆時不小心接觸了皮膚,引起的過敏。”“做漆?你涂油漆啊?家里裝修?”“不不不,是用漆樹的樹液做的生漆,來做涂抹器物。”醫生還是一臉疑惑,在診斷書上敲著字“油漆過敏,接觸性皮炎”,我補充一句“不是油漆,是生漆過敏”。

 

在手肘關節處打了一支穴位針,開了三種白色的藥片,兩種軟膏。

 

回家,吃藥,把藥膏全部涂抹上。

 

午睡起來,癥狀竟然已經消退一半有余了,果然有效果啊!

 

晚飯后,再吃藥,又把藥膏全部涂抹上。

 

不料臨睡前,雙臂開始變得又重又麻,就是文章剛開篇所說的情景了,正是我現在的狀態。

 

我能夠清晰地感覺到,這兩股不屬于我自己身體的力量,在我的身體里劇烈地糾纏、較量、打斗。一個來自遠在千里之外的漆樹的基因,一個來自我們人類的造物各種類固醇抗生素。一個引發炎癥令身體產生極度的不適,另一個如洪水吞噬一切毫不留情地撲滅這身體里異類的火苗。

 

這么想著,我竟然有點憂傷起來。就是我自己造成了這一切啊。因為想要做漆,就該對這一切有所預料有所擔當。從我開始做漆的第一天起,漆液的成分早已通過皮膚進入我的身體,只不過它一直潛藏在身體里的某個角落。直到在海南遇到又濕又熱的氣候時,漆的毒素就像被激活一般,引起強烈的反應。

 

漆這樣一種天然的素材,是要奪去樹木的生命才采集到的漆樹的“血液”,這也是自然的生命啊。漆樹從千里之外的山林來找我了,喚醒了那個早已寄生在我身體里的野孩子,它莽撞地狼奔虎突,現在卻被圍追堵截。

 

人本來就是自然的一部分,與自然的萬物有著各種各樣的聯系,一切都在生生不息地循環著。就如同我們在海溝里捕抓的洄游的魚,就如同武哥從椰子樹上砍下的椰子花苞,就如同靜肚子里正在孕育的孩子。生命誕生,理所當然也會消失。我們當然也會消失,變成泥,回到土地里,又長出新的植物,生出新的動物。

 

 

后記

 

胡思亂想著,一夜沒睡,清晨起來,手臂已經不麻了,炎癥已經消退大半。估計再過兩天,就可以全部痊愈了吧。

 

想到身體里的那個漆樹的野孩子已經奄奄一息,我不禁感到心疼起來,想念起一周以來與它貼身搏斗的情景。我也很感到很幸運,能夠如此真切、如此細致地體驗到一種異類的自然生命如何在自己體內發生作用。

 

無論如何,我知道它會一直在我的身體里,靜待時機,蠢蠢欲動,因為漆樹的基因已經進入甚至活在我的身體里了吧。


5d213bfe8a33a.jpg


~在忙碌的都市,也能過上理想的生活~

#萌石頭理想生活志#


如果你對谷子這三個月做漆的經歷感到好奇,可以點擊原文鏈接

《一點一點修復的,不止破碎的碗碟,還有我們的心》

萌石頭生活博物館

微信號: 萌石頭生活博物館(ID:MoeStone)

介: 這里陳列著谷子、雨先生和芽芽的家庭生活日記。

如果覺得我的文章有用,就打賞支持下吧
快來做TA的 “賞糖” 第一人吧!

評論

發表評論,請先 登錄

用戶評論(29

回復

小背影。 2019-07-16

回復 萌石頭生活博物館:

有時不得不脫下手套,直接用手去涂

下次讓老公上!

回復

sammifok 2019-07-16

回復 萌石頭生活博物館:

但又反復了一次,漆樹可能又生氣了,讓我記牢它。

以后這個活還是不要干了,有一定的危險性

回復

楊fen燕 2019-07-15

回復 萌石頭生活博物館:

謝謝你。快好了。

那就好,以后知道了對樹漆過敏還是要少接觸它的

回復

萌石頭生活博物館 2019-07-15 樓主

回復 楊fen燕:

現在好多了嗎?谷子老師

謝謝你。快好了。

回復

楊fen燕 2019-07-15

現在好多了嗎?谷子老師

回復

琉璃盞破碎 2019-07-14

經過作者這樣一形容,感覺導致過敏的漆樹因子像是一個不懂事的孩子。

回復

糯米團子_瘦到九十斤 2019-07-14

在海邊和朋友一起聊聊天,看著孩子玩的開心的身影,這樣的場景一定特別溫馨

回復

萌石頭生活博物館 2019-07-14 樓主

回復 sammifok:

發現起泡了早點吃藥會比較好,我們借鑒一下經驗!

但又反復了一次,漆樹可能又生氣了,讓我記牢它。

回復

sammifok 2019-07-13

發現起泡了早點吃藥會比較好,我們借鑒一下經驗!

回復

舒春體 2019-07-12

漆樹也記仇

回復

黃、曉燕 2019-07-12

看到標題的我,思路被打亂了 ̄□ ̄||

回復

天使之約9 2019-07-12

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谷子老師無論經歷什么都很平靜很從容

1 2 3 下一頁

本文作者
萌石頭生活博物館
這里陳列著谷子、雨先生和芽芽的家庭生活日記。
來自微信號:萌石頭生活博物館

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

一兜糖微信公眾號

家居裝修生活平臺

一兜糖手機客戶端下載

掃描二維碼下載

根據機型下載

Android版 iPhone版
加載中..
  加載中..  
返回頂部
一兜糖微信二維碼

關注一兜糖微信

在線客服

客服QQ號:2138736030

您現在是游客身份哦,馬上完善賬號信息,收藏您的家居靈感!完成還可以獲得糖豆獎勵 ~

點擊下載APP,收藏發圖更方便
一兜糖手機APP
一兜糖APP下載

掃描二維碼下載,把家裝進手機里

体彩重庆百变王牌